7月28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上海三中院”)对一起涉抗病毒药物研制信息内幕交易案作出一审判决,使得两年多前博瑞医药(688166.SH)仿制“人民的希望”瑞德西韦一事重回到大众视野。

上海三中院公众号7月28日傍晚发布消息称,经该院审理查明,某生物医药公司系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公司。2020年1月,该公司为应对新冠病毒疫情,开展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的仿制工作,并于同年2月1日、2月11日先后完成小试批生产和中试批生产。2月11日晚,该公司发布公告宣布成功仿制开发了瑞德西韦原料药合成工艺技术和制剂技术,已经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该公司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发布抗病毒药物研制取得重大进展的信息,属于内幕信息。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20年2月1日至2月11日。同年2月4日,该公司董事长袁某为寻求联系相关方面支持以及咨询涉案内幕信息公告事宜,将仿制瑞德西韦小试批生产成功以及即将实现扩大生产等研发进展告知为其提供信息披露合规咨询服务的某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被告人邢某。

同年2月6日,被告人邢某实际控制的5个证券账户买入该公司股票31万余股,交易金额人民币1392万余元,后于2月10日至3月6日陆续卖出,获利86万余元。2021年4月13日,被告人邢某被侦查人员抓获。

最终,上海三中院以内幕交易罪判处被告人邢某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一百万元。

此次上海三中院并没有直接点出上述案件涉及到的科创板生物医药企业具体名字,但结合具体的信息,可以推断为该企业正是博瑞医药。

回顾2020年新冠疫情出现时,国内国外科学界都在紧张寻找新冠特效药中。当时,最早出自吉利德手中的瑞德西韦,被视为是抗击新型冠状病毒“人民的希望”。2020年2月11日晚间,在科创板上市的博瑞医药率先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成功仿制开发了瑞德西韦原料药合成工艺技术和制剂技术,并已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受此提振,博瑞医药的股价出现连续大涨,如2020年2月,该公司股价(后复权)累计涨幅超过60%。

耐人寻味的是,当时博瑞医药号称的可以仿制瑞德西韦一事,也涉及到信息披露违规。

2020年3月1日,上交所公告决定对博瑞医药予以监管关注,并对博瑞医药时任董秘王征野予以通报批评,原因为公司当年2月的相关公告所称的“批量生产”实际为药品研发中小试、中试等批次的试验性生产。公司尚未取得药监部门批准,也未取得专利权人授权,不具备进行药物商业化批量生产的应有资质。

上交所表示,博瑞医药在相关信息披露中,就相关药物研发生产面临的临床实验结果、监管审批、专利授权等重大不确定性进行了风险提示;但未能明确区分相关药品试验性生产与商业化生产,所披露的“批量生产”实际属于药物研发阶段,而非已完成审批并开始正式生产销售瑞德西韦原料药和制剂,信息披露不清晰、不准确。